• 您好,您现在所在位置:
  • 首页-案例精选

前车之鉴:村官职务犯罪大盘点

  • 2015-11-24 00:19
  • 发布人:管理员
  • 点击次数:450

    广州市在2014年进行了农村基层组织换届选举工作,一大批新“村官”(农村基层组织干部的俗称)走马上任,他们将在未来三年内管理农村事务,共筑农村基层治理体系。回顾历史,随着城镇化建设及新农村建设的推进,我国农村经济(尤其是发达地区)得到了迅猛发展,村官权力寻租的空间越来越大,农村干部腐败案件呈现多发态势,而且共同犯罪业已成为常态,严重影响了农村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下面我们希冀通过对近年广州村官职务犯罪案件进行盘点,让现任农村干部引以为戒,切莫“前腐后继”,也让广大群众擦亮眼睛加强监督,共建防治村官腐败的有效防线。

一、征地拆迁补偿款成“唐僧肉”,村官纷纷伸出黑手

随着国家公路建设、城镇化建设等项目的不断推进,对农村集体土地的征用日益增多,伴随征地拆迁产生的巨额补偿款,成为不法分子垂涎三尺的“唐僧肉”,在补偿款统计、发放、使用、管理等环节纷纷伸手,想方设法从中分得一杯羹,从而引发大量职务犯罪行为,是村官职务犯罪的“重灾区”。

     1.弄虚作假,骗取征地补偿款。基层村干部在协助政府征地及发放土地征用补偿费用的过程中,利用职务便利,在征地拆迁面积测量时故意虚报行贿人被征地面积或附作物,从而协助行贿人多领补偿款,从中收受好处费;又或与村民勾结,以虚构的宅基地使用证或使用其他虚假文件获得违章建筑产权证后,骗取征地拆迁补偿款。该类案件在广州多条村的征地过程中都曾发生,有的案件直接导致村民集体上访。

2.公款私存,侵吞征地补偿款。村干部利用负责管理相关工程建设及审核财务支出工作的职务便利,在征地补偿款管理工作过程中,采取“公款私存,截留私分”的手段,将公款据为自己有。例如某经济联合社党支部委员黎某某,就是在管理某河道综合整治工程征地补偿款工作过程中,采取上述手段,伙同他人共同侵吞征地补偿款130万元。

3.擅作主张,挪用征地补偿款。某些村干部利用发放、管理征地补偿款的权限,私自将村集体的公款挪作他用,有的甚至将补偿款用于赌博等非法活动,至案发时一直未归还。有的村干部贪图好处费,擅自以村经济合作社的名义,将土地征用补偿款用于投资国债,委托证券公司进行买卖及回购业务,从中收受金融机构业务员给予的回扣,而投资失利则使村集体资产遭受重大损失,激化干群矛盾。 

二、借地生财,在土地流转环节谋取私利

随着经济文化的发展以及农村生产经营方式的转变,各地乡镇不断加大招商引资力度,加快推进新农村建设进程,建房、修路、建厂等基础建设用地大幅增长,使得土地的出租、转让行为愈加频繁,其转让价格也随之攀升,而一些村官正是利用这个时机大肆谋取私利,借地生财。

1.巧设明目,合谋攫取非法利益。一些村干部贪图私利,通过设立各种奖金、虚列各种费用的形式,将村集体的资产转到自己手中。比如某村党支部书记、副书记在该村一块面积约2.8万平方米征收土地的转让过程中,经与镇国土所副所长等人合谋,利用职务之便召开村“两委”会议,提议支付“转让土地奖金”给土地转让介绍人并获通过,再让人冒充土地转让介绍人到该村财务处领取“转让土地奖金”8万余元进行瓜分。

2.利益驱使,违规改变土地用途。为谋取非法利益,有的村干部违反土地管理法律法规的规定,改变出租土地的用途,指使承租人将原本规定用于经营种植、养殖业的土地转租给他人另作非农业用途。在出租土地用途改变后,涉案村干部收取了受益人的“答谢费”。

3.假借名义,私自置换用地指标。某村村委会主任黄某某接受他人请托协助办理建设用地指标置换,在未经村民代表大会及村两委决定情况下,私自以该村名义办理该村建设用地指标无偿置换给同镇另一条村的相关手续,从而多次收受请托人贿送的好处费共计35万元。

4.低价租售,捞取巨额个人好处费。村干部收受好处费后,低价出租、转让农村集体土地,损集体肥私人。如某村村委贪污受贿窝案中,涉案村干部收受3000余万元贿赂后,在未经村民大会同意的情况下,以远低于市场价的价格向开发商转让合作开发项目的股权,并擅自将开发商的股权大幅提高,还将合作开发的位于广州繁华地段的集体物业长期以极低价格出租给开发商,将地下停车场物业无偿转让给开发商,导致村集体利益严重受损。

三、基础建设油水多,铺就村官“发财”之道

在新农村建设过程中,政府不断加大对农村基础设施建设领域的投入,“三旧”改造战略更为农村带来了基础建设的热潮。而工程建设领域因为“油水”多向来是腐败的高发领域,有些村官也自然地卷入其中,大捞特捞并在油水中滑倒。

1.工程建设,腐败高发。近年来,政府对农村道路交通、卫生文化、广播电视、电网、供水等民生工程的扶持力度逐年加大。村官们由于在村内工程建设领域有着绝对的话语权,且缺乏有效监督,导致在建筑工程发包、填土方工程管理、工程款项结算、水电气等基础设施建设等环节腐败高发。建筑方往往为了承揽工程项目、顺利通过项目验收、快捷获取工程款,向村官贿送巨额款项。如某村党支部委员霍某某在负责村民住宅区填土方工程的管理、结算、款项支付等工作期间,利用职务便利向工程承建商索取10万元好处费。另一村党支部书记和村委会主任二人在该村的某天然气站项目土地征用和“三通一平”工程建设过程中,利用职务便利协调工程进展,先后多次收受上述项目工程承建商贿送的款项合共十多万元。

2.“三旧”改造,犯罪频发。“三旧”改造是广东省在推进节约集约用地试点过程中探索总结出的改造模式,分别是旧城镇、旧厂房、旧村庄改造,这种创新开发模式和运营方式,积极引导社会资金进入,掀起了共建共享美好宜居城乡的热潮,成为全省的发展战略。然而,就在“三旧”改造的过程中,由于项目多机会多,村官职务犯罪频发,影响了该项战略的具体实施,也一定程度上打击了社会资本继续投资的积极性。比如,某村“两委”黎某某等四人共同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与广东某房地产有限公司商谈该村“三旧”改造项目合作事宜的过程中,收受房地产公司委托的中间人黄某所送的好处费50万元。

四、村务管理遍地开花,村官染指利欲熏心

村官级别不高,权力却很大,管理的农村事务繁多,权力寻租机会多、空间广,有的村官是雁过拔毛,不放过任何一个“食”的机会。

1.包庇违建谋私利。某村党支部书记冯某某、村委会主任何某某利用职务便利,出租村土地给他人违章兴建工业厂房,并在国土、综合执法部门对该违章建筑要求清拆和复绿的过程中,对承租人给予关照并为之谋取利益,从中多次收受承租人贿送款项共37万元。

2.黑手伸向“救命钱”。对于最低生活保障金、残疾人专项补助金、慰问金等救济款物的管理和发放,也是村干部的职责所在。然而,现实中有的村官竟昧着良心将这些“救命钱”据为己有,影响弱势群体的生活保障,也严重损害了党和政府在老百姓心中的形象。比如某村村委委员廖某某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负责代政府发放本村最低生活保障金、慰问金等救济款的过程中,多次挪用社会救济款2万多元归个人使用。

3.生态环保不放过。地球是人类的母亲,保护好地球、保护好环境就是保护好我们人类自己,也是为子孙后代谋福祉的事。但是一些村官眼里只有个人利益和金钱,对生态环保专项资金同样下手。某村一经济社社长陈某某利用职务之便,在负责管理、发放生态公益林补偿金的过程中,多次挪用公款6万多元归个人使用,长期不还。

通过以上盘点,我们可以发现,村官职务犯罪覆盖了农村建设的方方面面,不但损害村集体和村民利益,而且容易引发群体性事件,影响农村社会稳定,为害匪浅。然而,不管村官作案手段多么狡猾,方式多么隐蔽,只要其胆敢以身试法,最终难逃法网。随着党的十八大以来治腐惩贪的决心不断加大,我市进一步增强惩处涉农职务犯罪力度,仅2014年上半年就立案查处农村涉腐案件138件,占全市案件总数的30.5%,同比上升76.9%。俗语说“前车之覆,后车之鉴”,腐败者终究会玩火自焚、自食其果,后来者更要引以为戒、廉洁自律,扎扎实实为村干实事,不负村民期望,共建美好新农村。




版权所有: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检察院

地址:番禺市桥街东兴路1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