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好,您现在所在位置:
  • 首页-案例精选

“小钱柜”酿出大问题

  • 2015-11-24 00:19
  • 发布人:管理员
  • 点击次数:411

“小钱柜”酿出大问题                                  

——原南沙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陈某贪污案纪实   

  十年徒刑……又一名年轻干部倒在法律的利剑下。  

  陈某,男,42岁,原广州市南沙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兼南沙开发总公司副总经理、南沙港口开发总公司总经理,番禺区第十四届人大代表。可谓身居要职、前途无量。就是这样一位年轻有为、曾一心立志为党的事业而奋斗并把大半青春奉献给了南沙港口建设的青年干部,如今,却随着番禺第一个万吨级深水码头的蓬勃发展而抛锚在“港口”。 

线报如令 调查有序   

  2003年中,番禺区纪委和番禺区人民检察院反贪局先后收到举报,反映南沙经济技术开发区港口开发总公司(以下简称“港口公司”)总经理陈某有重大的经济问题。经摸查,两单位迅速达成共识,组成专案小组对此案展开调查。  

  同年7月中旬,办案人员来到港口公司,一切显得异常平静,看来相关人员对调查的到来已早有准备。办案人员还是有条不紊地开展工作。根据事前的部署,深入虎穴,分头找到有关领导和财务人员谈话。在与港口公司财务人员交锋的过程中,财务主管黄某和出纳员何某都表现得十分镇定,证言极为吻合,似乎港口公司的财务状况再正常不过了。但凭借敏锐的触角,办案人员还是从相关人员的话语中“嗅”到了一丝腐败的气味。可是,经再三地说服教育,对方态度丝毫也没有改变,这使得调查工作一度陷入胶着状态。  

  铁的事实是永远改变不了的!在查阅有关资料的过程中,办案人员发现了部分可疑的银行存单,一个以“马某”名义开设的银行帐户引起了办案人员的高度关注。专案小组的领导决定以此为突破口,在搜集了大量资料后,成功突破财务人员的口,使其供述了港口公司违规私设“小钱柜”的问题。正当调查工作出现重大进展,办案人员发现一座“大山”挡住了调查的步伐——腐败分子为了掩盖罪行,早已将港口公司“小钱柜”的原始凭证全部销毁。

铁证面前 低头供罪   

  凭借丰富的经验,办案人员断定港口公司“小钱柜”资金的运作必然存在腐败问题,专案组同志上下一心:“决不能让腐败分子逍遥法外”。  

  面对困局,专案组及时调整策略,先传讯了港口公司多名员工。这样一来,既有利于进一步了解“小钱柜”的情况,也无形中给陈某施加了巨大的心理压力。几天问讯下来,港口公司“小钱柜”的问题已初露端倪,打响这场无硝烟的战争的时机成熟了——直接找陈某摊牌。一如办案人员所料,陈某对调查早有准备,显得“胸有成竹”。初次接触,他采取“避”策,一问三不知,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对此,办案人员并未气馁,一方面继续与其周旋,另一方面加紧对另一关键人物——财务主管黄某进行心理上的攻破,终于一份保存下来的港口公司“小钱柜”收支表,作为突破性的书证——让故作镇定的陈某崩溃了,面对这几百万元的支出表,他脸色铁青,目光惘然。陈某心知走到这一步,已是悬崖绝壁,再也没有退路了,经过一翻激烈斗争,他终于全盘供出贪污港口公司“小钱柜” 70多万元公款的犯罪经过……

                                        回首往事 痛心疾首  

  陈某出身于干部家庭,父亲是个一身正气的老共产党员,他教育陈某爱国爱党为人民。自小受党的教育,受革命故事的熏陶,陈某立志成为一名优秀共产党员,为党的事业而奋斗。高中毕业后,他毅然选择到番禺最艰苦的地方工作,成为首批进入建设南沙的“开荒牛”,自始和港口行业结下不解之缘。凭借自己不懈的努力,1992年,陈某年时30岁,升任港口公司总经理,掌管全面工作。任职期间,他勇挑担子,建起了番禺第一个万吨级深水码头,为南沙经济发展写下历史性的一页。1996年,他更当选为“番禺市第二届十大杰出青年”。  

  正当陈某满怀抱负,立志为党奉献一生时,他万万没有想到他的人生开始蜕变了。1997年,港口公司为方便“业务费”的开支,开始设立“小钱柜”,最初的收入主要为南伟码头的车辆进场费。到了2001年年初,为应付日益增长的“业务费”,港口公司领导班子决定截留部分码头装卸费入公司“小钱柜”。自打开这扇门,港口公司的公款便源源不断地流入到“小钱柜”中,直至案发前,截留的公款多达一千多万元。大量资金在港口公司的体外运转,不仅使国有资产遭受严重的损失,而且为陈某贪污公款提供了犯罪的温床。当第一次上级领导要求他从公司“小钱柜”给予一笔巨额“帮助”时,陈某是憎恨这种肮脏的敛财手段的。但随着运作次数的增多,他麻木了,党性原则也推到了一边,惘然滑向似乎并不是为他而备的“贪崖”。  

  2001年上半年,陈某家庭矛盾爆发,前妻识破了他的婚外情,闹起离婚,并要求他给予一笔巨额的离婚补偿和子女抚养费,要不然就将他的事情张扬出去。为了顾全面子,早日与新欢结缘,陈某只好掏尽私财,但平时积蓄不多的他东拼西凑,也无法达到前妻的要求。向朋友、同事借钱没面子,向公司借钱有贪污挪用公款之嫌……,陈某举棋不定,徘徊在“原则” 和“腐败”这个灰色地带。“从‘小钱柜’里取走巨款的不是我,别人取走了一桶金,我现在才取走一桶油”,在一种莫名的念头驱使下,陈某将罪恶之手伸向了港口公司的“小钱柜”。他以“业务费”“公关费”为名,通过公司财会人员,从公司的“小钱柜”里支取了给前妻陈某某解除婚约的补偿费。有了第一次,一切都变得“合法化”。为满足新生活的需要,陈某多次以虚构“公关费”、“业务费”的手段,从“小钱柜”中贪取巨额款项给自己的豪宅购买家私电器,送现任妻子到国外进修……就这样,他在贪污的泥潭中越陷越深。经查证,2001年中秋至2003年春节期间,陈某利用职权,从港口公司“小钱柜”中贪取的公款总计达78万元。  

  今年2月,该案公开审理。在庭上,被问及当时犯罪动机时,陈某解释说,当时自认为上级对他监督不严,心存侥幸,并且以为做得天衣无缝,以后不会有人发现。当时前妻出国确实需要一大笔钱,逼得他没办法才铤而走险,打起公司私设的“小钱柜”的主意。  

  面对十年徒刑的判决,陈某万分悔恨:“本来健康成长的我,到后来竟然‘犯病’,沦落为一名侵吞公款的害虫,回首往事,令人痛心疾首。”

滑入贪崖 祸起“小钱柜”   

  陈某走上贪污犯罪的道路,固然有其自身的因素。他由一名自小受党教育熏陶,充满党性的干部,变成侵吞公款的蛀虫,正是由于他缺乏拒腐防变的意识,思想放松,抵不住金钱的诱惑。但回想他走上犯罪道路的过程,可以说港口公司“小钱柜”的设立对陈某的失足也起到了极大的外因作用。  

  港口公司“小钱柜”自设立以来,一直缺乏监管,没有设立任何帐目,收支完全由陈某一人掌握,仅凭一张支出证明单,他便可以随意从中支取款项。当截留的公款不断增多,支出的“业务费”不断增大,“小钱柜”成为了滋生腐败的温床,使陈某的生活圈子变得“物欲横流”。正是受这种氛围的侵蚀,陈某渐渐失去抵御腐败的武装。看着别人从“小钱柜”中贪取巨款,他为自己犯罪找到理论支撑点——“首先从‘小钱柜’里取走巨款的不是我”;当发现“小钱柜”缺乏监管时,他为自己犯罪赢来信心——“‘小钱柜’没有设立帐目,原始凭证也没有保存,从中贪取一笔款项,可真是神不知鬼不觉”。最终,在港口公司“小钱柜”巨大的诱惑下,陈某走上了贪污犯罪的道路。   <




版权所有: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检察院

地址:番禺市桥街东兴路1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