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好,您现在所在位置:
  • 首页-案例精选

从中学校长到囚徒——一个中学校长的犯罪心路历程

  • 2015-11-24 00:19
  • 发布人:管理员
  • 点击次数:474

  “……被告人刘云(化名)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1万元……”虽然已经有心理准备,但听到审判人员庄严的宣判,刘云仍是木然呆立,心里不禁泛起一阵苦涩。这是2003年6月的某一天,离他初任某中学校长整整十一年。而在十一年前,他永远想不到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那时候我还有拒腐蚀的勇气”   

  1992年7月,当刘云因教学经验丰富,教学成绩显著被委以重任调任某中学校长时,他还是一个对工作充满热情,决心在工作岗位上做出一番事业的党员干部。就任初期,他抓教学,抓校建,事必躬亲,勤恳认真,其积极的工作热情受到广大教职工的称道;在工作作风上,刘也能发挥民主,重视与教职工搞好团结,经常挨家串户与教职工谈生活谈工作;在负责学校行政事务中注意洁身自好,保持清廉。1992年底学校修建田径运动场,在修建过程中,承造者找刘谈工程进度时,曾留下2000元红包,刘当即把红包交党支部委员过目后,退给了承造者。“那时候我还有拒腐蚀的勇气。” 刘案发后在悔过书上回忆起自己初任校长的工作表现时曾感慨万分,“如果一直保持这种气节,就不会出现今天的局面。”

“逢年过节,收些红包是正常的。包工头赚了钱,给我一些钱也没有什么”   

  刘云的堕落是从生活作风开始的。当刘云逐渐适应从教师到校长的工作过渡,逐渐进入“管理者”角色时,他很快发现了手中权力的巨大能量:虽然只是小小一个中学校长,却能为人解决子女入学问题、能掌握教职工人事任免调动问题、能决定学校物资采购、工程发包事宜,而所有这些带来的是来自四面八方带着各种目的的工程承建商、经销商、家长等人的阿谀奉承,刻意讨好。在飘飘然中,刘磨灭了刚就任时的公仆意识和民主作风,开始趾高气扬,以“主人”自居,与教职工联系少了,也慢慢脱离了群众的监督。而与此同时,刘对奢华腐化的生活产生了向往。“随着我与社会交往增多,接触有钱的包工头,有钱的单位领导干部,有钱的各阶层人士后,逐渐对他们“一掷千金,挥金如土”的所为有所羡慕,以他们为荣,以他们为伍,不断贪求物质享受”。这时的刘云早已不是那个安守一方教坛精心培育桃李的辛勤园丁,而是一个懂得用手中权力满足私欲的权力异化者。自1994年始,刘云成为酒楼饭馆、卡拉OK、舞厅、桑拿室等娱乐场所的常客,并经常参与赌博,其花费开支自然是有求于他的包工头等人支付的。随着生活的腐化,刘云对红包的心态也产生了变化。自93年至96年,每逢春节、中秋等节假日,总会有家长、教师、包工头因各种事宜到刘家进行探访,自然免不了会送上红包,当然数额还不算大,每封不过几百元。这时的刘云已不再有当年拒收红包的原则了,他平静地收下了这些红包,在他看来,这些逢年过节收些红包是正常的。直到96年中秋节,某包工头为答谢刘对其基建工程的关照,送上3000元红包时,刘才开始有了顾虑,甚至有些害怕,头脑里闪过“受贿”的念头。但是,“想到自己也需要有钱去应酬,去交际”的贪念最终战胜了理智,“包工头赚了钱,给我一些钱也没有什么”,刘云甚至为自己辩护起来。  

  收下了这3000元,刘云就象跨过了一道心理关卡,也就在此时,刘云遇到了第一个考验。1997年,由于刘云腐败的生活作风,群众不断向有关部门检举刘云在工作上、生活上的违法违纪问题。上级主管部门的纪检同志就举报信问题对刘云进行了调查。当时,由于刘云各项问题还在初始阶段,有些问题还暴露得不很充分,有些检举问题也有失实的地方,组织根据调查的情况对刘云在工作、生活作风中存在的问题进行了批评教育。如果这时刘能把组织的批评教育作为警示,采取亡羊补牢的措施,也就能悬崖勒马,及时回头。然而,刘云却让侥幸心理占了上风,庆幸自己过了关,认为自己没有大问题,是群众自找麻烦,于是变本加厉地收受红包、贿赂,从此在犯罪泥潭上越陷越深。

                “有钱收就好,多少钱也好”    

  98年的春节,各路承建商、承销商、承包者又如期而至,而此时,摸清刘云的脾气的他们所送上的红包已不是几百元的数额了。承建该校图书馆、体育馆等工程的包工头胡某送来了1万元,负责学校饭堂管理和食品采购的刘某也送过来1万多元,这时的刘云同样在贪念与恐惧中交战,然而,贪念始终占了上风,而刘为自己心理上的平衡找到的辩护理由是:“我没有强行向他要钱,是他心甘情愿送钱给我。以后就算有什么事情发生,他也不会把给钱我的事讲出来,他如果讲出来,也要负行贿的法律责任。”98年春节后,刘云的贪念和侥幸的心态已经成了主导,“有钱收就好,多少钱也好”的心态使刘云彻底走上了犯罪道路。1998年年初至2002年年初,刘云利用职务之便,乘负责发包学校工程、审批支付工程款项、购买教学设施用品之机,数十次向承建商、经销商收受贿赂。   

  …… “多行不义必自毙”,当刘大肆伸手时,纪委根据群众举报对刘受贿的行为进行了深入调查,并将刘涉嫌受贿的犯罪线索移送司法机关处理。检察院对刘云以涉嫌受贿罪进行立案侦查,经侦查终结认定刘云涉嫌受贿人民币16万元及四台彩色电视机,对刘提起公诉。2003年6月,法院对刘云判处有期徒刑5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1万元。

“贪念、法制意识薄弱、侥幸心理交织在一起,使我在违法犯罪的泥潭中不能自拔”

  ——刘云的悔过自白从一个受人尊敬的灵魂工程师变成阶下囚,这样的的蜕变让人深思,令人痛心。“贪念、法制意识薄弱、侥幸心理交织在一起,使我在违法犯罪的泥潭中不能自拔”这是刘的悔过自白,同样,也是对每一个党员干部的警示。是的,刘不是一开始就心安理得地接受贿赂的,面对红包,他也曾犹豫,甚至推辞,但终于从半推半就发展到大肆伸手,无非是贪念在作怪。而这种贪念是由于刘腐化的生活作风引发的。古人云:“不矜细行,终累大德”,刘云沉湎于赌博、桑拿、饮酒作乐,其腐化的生活必然引致对金钱的渴望,也正因为如此,尽管有些害怕,有些惶恐,“需要钱去应酬,去交际”的贪欲还是压倒了理智,伸出了不该伸出的手。“我没有强行勒索包工头、承造商、供应商等人的钱,或者暗示他们给钱我,是他们心甘情愿送钱的。甚至还认为,在所有的工程上,或购物等我都没有参与讲价、定价,我没有以职务便利去取得利益……我法制意识薄弱,关键就在这里。”这是刘在收受他人贿赂时为自己找的借口,同样暴露出薄弱的法制观念。他没有去认真思考,或者因为贪念所致不愿去思考:如果他手中没有职权,没有了权钱交易的可能性,失去了“感情投资”的价值,又有谁会无端给他送钱?当然法制意识再薄弱,但犯罪要受到法律的制裁的道理刘云还是懂的,而他一而再,再而三地收受贿赂,却是因为存在 “以后就算有什么事情发生,他们(行贿方)也不会把给我钱讲出来,他们如果讲出来,也要负行贿的法律责任”的侥幸心理。“法网恢恢,疏而不漏”的道理,刘终于在落入法网时真正领会到了,而这时,太迟了。刘云为自己的以身试法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廉贪一念间,荣辱两世界”,愿每个党员干部以刘的沉痛教训为鉴,常怀律已之心,常弃非份之想,做人清白,做官清廉,为自己的人生划上完美的句号。




版权所有: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检察院

地址:番禺市桥街东兴路1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