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好,您现在所在位置:
  • 首页-实务研究

切实转变执法观念 依法推进司法公正

  • 2015-11-24 00:19
  • 发布人:管理员
  • 点击次数:547

司法文明是社会主义政治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党的十六大报告指出:社会主义司法制度必须保障在全社会实现公平和正义。公平和正义是司法文明的重要标志,是司法制度永恒的生命基础。而公正最终要由人去实现,因为法律最终是靠人来执行的。公正的司法离不开一个高素质和有力量的司法群体,司法人员作为公正的裁判者和执行者,其法律意识和思想观念直接影响公平和正义的实现。最近发生的孙志刚事件暴露出我们的执法人员执法观念落后,执法指导思想存在偏差,执法的方法方式不适应建设文明法治社会的要求,教训是深刻的。本文拟从认识论的角度出发,从实体、程序和证据三个方面,就司法人员如何与时俱进,转变执法观念,维护司法公正阐述自己的一些粗浅看法,希望能够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

一、从认识论的角度看,司法活动是对案件客观真象的探求,司法认识活动具有有限性和非至上性的特点,这是执法活动的思想前提和观念基础。

在认识论上有可知论和不可知论之分,辩证唯物主义认为,人类有能力认识一切客观事物的本质及其发展规律,有能力认识客观世界,客观事物是可知的,世界是可知的。但是在某一历史阶段、某一历史条件下,人们对客观事物本质及其发展规律的认识是有限度的,有待深化和扩展的。正如恩格斯所言:“一方面,人的思维的性质必然被看作是绝对的,另一方面,人的思维又是在完全有限地思维着的个人中实现的。这个矛盾只有在无限的前进过程中,在至少对我们来说实际上是无止境的人类世代更迭中才能得到解决。从这个意义来说,人的思维是至上的,同样又是非至上的,它的认识能力是无限的,同样又是有限的;按它的个别实现和每次的现实来说,又是不至上的和有限的”。① 所谓至上性,就是说人类最终能够认识一切客观事物。所谓非至上性,是指一个具体的人,在具体的时空条件下,他的认识能力是有限的。认识的至上性(即无限性),是对整个人类的认识而言,是把人类的认识放到历史的长河中来考察。从这个意义说,人的认识是至上的,是无限的,一切事物都是可知的。但司法认识活动有它独特的规律和特点,我们不能简单的把可知论搬到诉讼活动中来。在诉讼活动中,应强调人认识的非至上性,也就是说人不可能就每个案件都做到完全可知。因为案件发生在过去,而诉讼活动发生在事后,虽然诉讼活动的目的在于发现真实、重现过去(发生的案件),但由于时间上的滞后,使得这种认识受到客观条件的限制,很多证据不能得到及时的收集,就可能认识不到;其次诉讼活动有时间限制,它必须在法定的时限内作出判断;最后,这种认识还受到诉讼经济的限制,不可能不计成本投入一切资源去查清每一个案件。从这种意义上说,司法认知活动是有限的,完全可知的观点在现实中是站不住脚的。在司法实践中,有些案件客观上发生了,但是没有被发现;有些案件被发现了,但没有破获;案件破获了以后,真正能够有证据证明的犯罪,可能又是其中的一部分。那种认为每个犯罪都得到追究的观点不是一种实事求是的观点。在诉讼过程中,我们对案件事实的认识,只是一种相对的真实,绝对的客观真实是一个可望而不可及的理想的司法境界。如果我们拆解传统诉讼认识论的思想藩篱,我们应当承认在司法认知活动当中,人的认识能力是有限的,人的思维是非至上的。至于如何为人们的相对真理找到可以接受的根据,就必须借助于价值判断了,就刑事诉讼领域而言,即通过法律拟制一个刑事程序,为人们设定一个最后决断的公认的标准和界限,从这个意义上讲,刑事诉讼追求的是一种法律的真实。法律真实观将司法人员的所有认知活动纳入到刑事程序中来,在这种观念之下, 事实不再超越法律,程序约束着事实,这是我们重塑执法观念应当坚持的思想前提和理念基础。

二、从实体意义上看,正义和效率是诉讼活动的两大价值追求,在执法活动中应树立公正与效率并重的理念,而对公正的理解不宜理想主义化。

正义的内涵从不同的角度有不同的理解,用博登海默的话说,它有一张普洛透斯似的面孔。② 从法律体系的内部来看,正义与诉讼制度的结合最为直接,因为法律正义的实现是通过诉讼来实现的。在刑事诉讼中,公正意味着在特定案件中适用法律所应得到的理想结果,即罪刑相适应、不偏不倚。正义作为法律的价值取向是符合人类文明进步的,也是人类的理想之一。为了追求正义价值的实现,人类一次又一次对法律的部分内容或全部内容加以否定,却总也无法消除法律形式相对持久的完备与法律内容对人类根本要求相对无法满足的不和谐。在一个不尽如人意的法治环境中,在多方面条件的制约下,我们无论是制度改革还是程序操作,都只能追求一种相对合理,不能企求尽善尽美。③ 在刑事诉讼活动中,由于人的认知能力的局限,执法人员不可能就每个案件都做到完全可知,案件事实真相具有不确定性,绝对真实的再现案件事实是不可能的,真实只能是“法律的真实”。所谓的正义也只能是法律维度内的正义,也就是说是相对的正义。从这个角度出发,刑事诉讼最大的正义是将有罪之人绳之以法,保证无罪的人不受刑事追究,在执法观念上,我们要树立打击犯罪与保障人权并重的思想。




版权所有: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检察院

地址:番禺市桥街东兴路151号